网课必然成“水”课?chegg,coursehero作弊随时被查

假如大学生在考试中作弊,抄袭论文将受到学校的处罚,相信每个人都会看到很多有关加拿大,美国开除、学生代写的新闻。尤其是疫情过后,综合性网络课程似乎为许多人提供了作弊的方便。美国也有一些学习网站,原本是提供学习材料的,后来逐步发展成适合像 Chegg这样的作弊平台。一项研究发现,在2020年4月到2020年8月期间, Chegg上的问题和答案将增长近200%。每个人都发了问题和答案,其他人在考试或写作业时只要一搜就可以直接找到答案。专家说,很多学生这样做是因为他们认为没有人关注这种大流行的远程教育。

网课学生大规模作弊

 

欺骗行为的增多似乎是学生在舒适的家里生活和学习的结果。由伦敦帝国大学的资深教师托马斯?兰卡斯特领导的一项新研究发现,从上一年度的5门 STEM科目中, Chegg家庭作业帮助的问题和答案比上一年度增加了196%。调查显示,这种增长与网络课程相关,并且表明学生在“大学不允许的情况下”使用这个工具。虽然像 Chegg和 CourseHero这样的网站并非为作弊而设计的,专家们说它们被描述为“学生求助的地方”,但是他们确实提供了一个平台。

 

在德州农工大学,有超过800起学术欺诈案件,据报道,这位老师注意到学生在一分钟之内就完成了复杂的考试,其中有些答案是 Chegg。此外,波士顿大学的学生也不恰当地使用网站和其它资源。BU的一位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他们去年春季对一起不当行为进行调查。

 

他成为众矢之的 Chegg急忙表示不支持学生作弊。该公司发言人说,他们承诺将与教学人员和学校共同努力,最近发起了一项名为 HonorShield的计划,希望这一计划能遏制那些寻求滥用的用户。CourseHero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之一, AndrewGrauer表示, CourseHero是一个为学生和老师提供的平台,上传或分享学习资源,并删除被认为盗用或侵犯版权的内容。他还说,他们的数据库可以用来配合学校的调查。

 

作弊也是在线学习?

 

在学生们看来,作弊只是网上学习的“一部分”。面试时,很多学生都说他们只是希望课程考试顺利通过。这些学生表示,转向网络教育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学习和保存信息的能力,他们只是想在短期内作弊。很多人也表示,没有课堂上的亲身体验,他们会感到考试中的问题非常困难。在网上教学过程中,很多学生错失了举手、实时提问的机会,也没有充分利用欧邮件或老师的办公时间进行提问。

 

密苏里大学的一名新生 AndrewLabit说,他正在努力在新的环境下学习。不像面对面工作,你得靠自己,他说。没有人知道答案,大家最近想到的并不是求助别人,而是上网搜索。“学生上网”只是找出答案,但答案就是他们想要的,他们不希望分数一落千丈。它可以解释为什么学生们在做家庭作业和考试时都会上网寻找答案。

 

学校使用监考系统,学生应对“更高一筹”

 

网络课后,许多学校还利用一些在线监控软件或平台,对考试进行监督,避免学生作弊。比方说,许多教育平台允许教授检查学生是否在考试期间在选项卡之间切换,同时,出现了诸如 Honorlock、 Respondus和 ProctorU等公司,可以锁定浏览器,阻止用户打开其他选项卡,或者提供实时和自动监控选项,监控远程的学生约1,500家机构中的600家使用锁定浏览器的公司据说已经获得了监控系统的许可。Respondu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系统将确定出现“某些事件或异常”的时间点,比如出现在画面上的两个面,或者当被试离开电脑,并将信息传递给老师。尽管“这并不意味着学生一定在作弊,但它可以向教员提供一些信息,这样他们就能确定是否违反了考试规则。”

 

监控考试的机构通常会使用远程督导,监督人员在录制音频和视频的同时要求学生展示他们的身份和工作空间。在检查期间,很多程序和监考人员都会跟踪眼睛的运动。也可以结束测试,或者在怀疑可疑活动时给某个人标记检查。ProctorU的创立者和首席战略官 JarrodMorgan说,该公司将向学校提供证据,但不会对此做出最终报告。

 

但这些措施并不能阻止欺骗行为。假如学生有心作弊,他们就会采取各种对策。即便是一个指导测试,学生还是可以在系统周围做一些其他的动作。例如,学生检查房间后,有的学生把手机放在桌子或屏幕上,有的学生在胳膊上写下。有几所学校已经开始让学生在镜子前做一个展示周围环境的测试。很多学生正在暗中使用计算器。另有一些学生使用第二个显示器很容易地在屏幕和答案之间切换,但大多数学生是通过电话作弊。在监考过程中,学生们也可以将事先准备好的小抄本倒在键盘的空隙中,或电脑旁边,以便他们在偷窥时视线十分自然。

加拿大网课代修,代上,作业代写,考试代做请联系我们!安全放心,万无一失。

Scroll to Top